一蹶不振,迎头痛击,大梦初醒,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妄想系列

  其他世界的漩涡鸣人穿过来了。

  设定是鸣人在忍校毕业之后村子情报外泄,鸣人作为人柱力的事被外村知晓了。外村的人和憎恨九尾之人联合起来故意引发了暴走。他们在团藏的掩护下故意接近鸣人并引诱他叛逃,然而伊鲁卡老师紧紧系住了鸣人。但是在忍校毕业分完组的那个晚上,间谍和叛徒引诱叛逃不成,故意引发了暴走,“你是妖狐,是罪犯,是刽子手,你觉得为什么村人都那么憎恨你?因为你是妖狐啊,你的存在就是罪恶,没有人会喜欢你的。你说父母?他们也是死在你手上哦,你这个杀人犯。你只会带来不幸,去死吧,妖狐。”

  暴走之后被团藏带走了,虽然有九尾查克拉的保护并无性命之忧但是却被下了咒...

+

彡α★`ν´〉(◉-◉川:

肝了一晚上,,全员成人化+西装~

+

【绿火】红发的他(中篇)

安魂夫人的鹅毛笔:

*NBA & 黑篮合作企划设定,绿衫军小绿X公牛火



*虽然跟设定其实好像也没多大关系………………



*感谢闲情成分复杂の某贴,让我重燃绿火的JI情



在听到绿间真太郎没头没尾的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火神的第一反应理所应当的是愣住了。绿间看到他不断搅拌的手停了下来,一直盯着玻璃皿的眼睛也抬了起来,呆愣愣的看向了绿间。



“你……真发烧了吧?还是在开什么我听不懂的玩笑?”还是一副傻呆呆的表情,让人看了就很想捉弄一下。可惜绿间现在没什么捉弄...

+

斩猫:

我被震惊了。我很早以前写了一篇临静黑历史(大概刚入圈的时候),我战友给我配了个图,然后最近看到静临家出了个本,那本的封面剪影好像是我那篇文的配图抠出来的……………………。


这他妈……是不是有点尴尬啊。【再见.jpg


而且这本子好像已经开始卖了。


……讲真……你家太太这么多……你抠我家的图是不是有点……?而且关键是这不存在看错的问题,因为我战友拿图一开始发出来的时候……右上角就标了CP和我的文的标题………………


So。你家到底在想什么。【再见



(原谅我占了tag不过这事……嗯【。)



+

来来来奇文共赏全文如下——

214782:

【论辩的魂灵】


鲁迅


二十年前到黑市,买得一张符,名叫“鬼画符”。虽然不过一团糟,但帖在壁上看起来,却随时显出各样的文字,是处世的宝训,立身的金箴。今年又到黑市去,又买得一张符,也是“鬼画符”。但帖了起来看,也还是那一张,并不见什么增补和修改。今夜看出来的大题目是“论辩的魂灵”;细注道:“祖传老年中年青年‘逻辑’扶乩灭洋必胜妙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今谨摘录数条,以公同好——


“洋奴会说洋话。你主张读洋书,就是洋奴,人格破产了!受人格破产的洋奴崇拜的洋书,其价值从可知矣!但我读洋文是学校的课程,是政府的功令,反对者,即反对政府...

+

脑洞

  从“折梅寄江北”太太的小短篇衍生出来的脑洞。大概是说萧景琰心病难解,命不久矣,梅长苏以心换心的故事...已得到授权

  “心病难解,命不久矣。”
  “...怎么治?”
   “诶呀呀不是说了嘛,心病难解,药石无用。”病榻旁的蔺阁主仍旧一派潇洒,对眼前命不久矣的病人看起来似乎毫不关心,若不论他眼底那份晦涩难明的话。
  “药石无用,却还有其他的旁门左道,琅琊阁不正是擅长这个吗?”
   “我倒真有方法,不过就看你愿不愿意用了。”
  “说来...

+

奇异博士观后感

1. 本尼的脸太有识别度了,一开始有点出戏
2. 斗篷真的很抢戏,会撒娇,好像养这样一只斗篷
3. 特效简直爆炸,头晕眼花那种的爆炸
4. 故事一气呵成,节奏是好莱坞的那种快,不过觉得转变也太快了,细节不怎么样
5. 故事不错是优点也是缺点,人物在我看来挺薄弱,博士尤其,但是没有太多感情戏,不错
6. 喜欢古一的人生观,生的坦然,死的坦率,就是说嘛,这种守护世界的活怎么可能像美国队长那样伟光正啊
7. 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说,漫威就是这样,直线拍的很好,主线垃圾的不行...我很赞同
8. 总而言之,很好吃...不是,闺蜜在写烤肉的点评...奇异博士和烤肉很配哦...尤其是莫度...期待第二部

+

脑洞

  在漩涡鸣人出生的那一天,命运的车轮撞上了一颗小石子,世界的走向就此,被微妙的改变了。简而言之,就是我们的主角,穿了。

  作为漩涡鸣人的双胞胎兄弟,作为在娘胎里就抢不过鸣人的波风镜,在四代夫妇死去的时候还在保温箱里。当然他还只是一个小婴儿,也不指望他能够在这时候能够改变波风夫妇的必死命运,又不是汤姆苏或龙傲天,小婴儿连眼睛都睁不开好嘛。

  并没有成为人柱力的波风镜,作为四代的孩子,英雄之子,被三代抚养长大了。然而他并不能让人一见就发出“真不愧是四代目的孩子啊”之类的感叹,因为他是遗传玖辛奈的红发,看起来倒是比鸣人更像一个漩涡。不过脸型什么的倒是意外的像四...

+

😂😂😂想来个人把它写出来,脑洞要把我吃掉了

+

科尼的信

  师母,见信如唔,近来一切可好?

  自上次一别后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得知您也能够重新来过我十分开心,蓝波师父也回来了,虽然现在还只是小不点,但还是隐约可见曾经风采。他对“十代目”失去了信心,也被傲慢蒙蔽了双眼,至今也未认识到“沢田纲吉”是谁。

  不过他还是在沢田宅住下了,每每看到他与父亲的对话都甚是引人发笑。相信您也想见见他如今这副难得的模样。

  自上次一别,相信您也有许多疑惑。我写这封信,望能解答一二。

  是的,父亲,也就是沢田纲吉并不是“十代目”。虽然并不知道九代目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但是父亲他在里包恩到达之前发生了一次事...

+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