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蹶不振,迎头痛击,大梦初醒,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科尼的信

  师母,见信如唔,近来一切可好?

  自上次一别后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得知您也能够重新来过我十分开心,蓝波师父也回来了,虽然现在还只是小不点,但还是隐约可见曾经风采。他对“十代目”失去了信心,也被傲慢蒙蔽了双眼,至今也未认识到“沢田纲吉”是谁。

  不过他还是在沢田宅住下了,每每看到他与父亲的对话都甚是引人发笑。相信您也想见见他如今这副难得的模样。

  自上次一别,相信您也有许多疑惑。我写这封信,望能解答一二。

  是的,父亲,也就是沢田纲吉并不是“十代目”。虽然并不知道九代目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但是父亲他在里包恩到达之前发生了一次事故,他被从身体里“驱逐”了,并被不知从何处来的孤魂野鬼占据了身体。
 
  对于彭格列继承而言,只要有血脉就够了,内里是谁并不重要。也许是以往的表现太差,所以九代目换上了一个他认为更有希望的。也许是九代目希望父亲可以在这段经历里学会贪婪与欲望,成为一个更合格的首领。具体原因如今已经不得而知了。

  但是阴差阳错之下,父亲与世界的联系被斩断了,而“十代目”被世界认可了。从此父亲成为了孤魂野鬼,无法往生,也无法离开“十代目”太远。

  是的,无论怎么想运气都太差了。不过我想您也理解了,为何沢田纲吉是我的父亲,我却从未认同过“十代目”。

  这样的结果就是无论是“十代目”还是父亲,对于世界也好,彭格列也好的认同度都相当低。
 
  据父亲所说,“十代目”对彭格列的认同度低的简直可笑,所以别说“信念”了,连追求强大都没有动力。而且似乎对现实的认知有点微妙的先入为主的误差,最后不明不白地死去了。

  至于我和父亲之间的秘密,其实很简单,据父亲的说法是,“啊,我准备了几个候选人,不过你看起来最和波维诺和艾美西亚的眼缘。”
 
  我是父亲准备好的候选人。他在我成为十一代目的过程中也出了不少力,我尊敬他,我视他为父。至于您从未察觉也是因为父亲并不愿意他人知晓他的存在。

  师母,虽然这么说师父和您会有意见,但是若没有父亲,您和蓝波师父的培养之路估计不会那么顺利。

  您与蓝波师父对我都并无情感,只是一味发掘我的潜力,让我见识人心之恶,教我权谋筹划,若非父亲,你们也许只能得到失败品。

  一个无法认识人的内心,只能凭借阴谋诡计操纵关系之人,如何能成为带领彭格列前进的首领呢?

  是父亲把我带出了人体实验室——是的,我并非只是流落街头的妓女的孩子,那种生活于幼时的我而言也是天堂——然后让我明白如何在实验室外生存,如何与人类相处,并引导我与您相遇,成为您想要的棋子。

  是的,父亲也只是将我当做棋子来用而已,但是确实是他将我带出了实验室,让我活了下来,还成为了彭格列的十一代目。并且,为我放弃了毁灭彭格列,毁灭黑手党的计划。

  父亲与世界脱节太久了,在沢田奈奈死去之后
这世上并无他眷恋之物。但是狱寺隼人,山本武,笹川了平死去之后并没有立即往生,而是陪伴在父亲身边直至消散。

  父亲他,由此与世界再度产生了联系,他也决定毁灭这令人作呕的黑手党。

  师母,您虽为当时罕见的智者,却也被拉入了那令人作呕的泥潭,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您对黑手党这低劣的游戏鄙夷不屑,却也自己身涉其中,顺着黑手党的规矩玩弄权谋,诡计相杀。

  更多的地盘,更强大的力量,更大的势力,毒品,军火,人口,情报,凡有利可图皆为商品,亲人,友人,爱人,凡阻挡之物皆可摧毁,这是黑手党的规则。

  然而,师母,我看不到未来。我只能看到一群为利益相互撕咬的狗,我目之所及几十年未变,我所能够看到的最好的未来也不过是毁灭。

  即使是XANXUS,对于我成为十一代目也只能看到彭格列统一黑手党世界指日可待而已。
 
  简直就是小孩子分玩具,今天我多拿一件,明天他打倒我多拿一件,后天又有新的纷争杀戮,新的分配,即使成为彭格列的首领,即使统一黑手党,新的纷争也还是会带来,一切又回到原始的循环。
 
  师母,我看不到未来,即使是我,也不过是一条争抢腐肉的野狗而已。

  虽说黑手党自称里世界,无论是技术还是武力都远超表世界,但在我看来,黑手党更像是依附表世界而生的毒瘤。

  师母,我也曾疑惑父亲为何想要毁灭黑手党,因为黑手党的欲望是永远无法根治的。

  “现在的黑手党陷入了泥潭怪圈,不毁灭就无法新生,科尼。”父亲在消失之前为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在我独守彭格列二十年之后,我才真正理解父亲的意思。

  我想师母现在也理解我为何写这封信了吧。师母,您与XANXUS他们不同,他们被傲慢与贪婪蒙蔽了双眼,只能一战。而您,我希望可以把盟友关系保持下去。

  深切盼望师母您可以认真重新认识一下沢田纲吉这个人再做决定。父亲他现在虽然还是游离于世界之外,但是他最终会走上未竟之路的。
 
  到那时,希望师母并非敌人。

  静候佳音。

  科尼 敬上

评论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