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蹶不振,迎头痛击,大梦初醒,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脑洞

  从“折梅寄江北”太太的小短篇衍生出来的脑洞。大概是说萧景琰心病难解,命不久矣,梅长苏以心换心的故事...已得到授权

  “心病难解,命不久矣。”
  “...怎么治?”
   “诶呀呀不是说了嘛,心病难解,药石无用。”病榻旁的蔺阁主仍旧一派潇洒,对眼前命不久矣的病人看起来似乎毫不关心,若不论他眼底那份晦涩难明的话。
  “药石无用,却还有其他的旁门左道,琅琊阁不正是擅长这个吗?”
   “我倒真有方法,不过就看你愿不愿意用了。”
  “说来听听,什么方法让你也这么踌躇不定。”
  “心病难解,换颗心就好了。”
  “换心?心也能换?”
  “你还能挫骨改容呢,换心而已,为何不行?”
  “那我为何不愿?”
  “换心虽可,但据古籍记载,换心之后,换心之人一律都会性情大变,有先人猜测,也许换心之后,魂...说不定也一起换了...”
  
  “所以你是小殊。”萧景琰忽然道出这么一句,让众人心下一惊。他们虽然心中不忍梅长苏连心都还给萧景琰了却还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因而都有些责怪萧景琰,却也知道梅长苏是绝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就是林殊的。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景琰是怎么猜到的?他是什么时候猜到的?他知道多少?这些问题在众人心中来回盘旋不去,就像虎视眈眈的鹰,烦人又可怖。谁也不知道景琰那样的性子真的知道了一切会是什么后果。

  萧景琰扫了一圈众人神色,心下了然,又看梅长苏不动如山,不禁好笑。还未笑出声来,心里又是一片惨然。“小殊,”他看一眼梅长苏,把那个仿佛出口就会从心里溜走的名字念出来,“林殊,你当真那么恨我,恨到要这样对我。”

  “我若是真的恨你,就不会选择费尽心力扶你上位。”梅长苏知道真的瞒不下去了,这时候再否认就真的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景琰,”他终于把这个名字光明正大地喊出了口,当着主人的面,如愿看到名字主人的动摇,“我并非恨你,只是,只是我...”他说不出口,只是什么呢?是什么让他一面靠着那个人的名字才熬过挫骨改容的痛,一面又在面对他的时候连叫出名字都不敢?他要怎么说,怎么才能说的出口,当初的林殊已然面目全非,不但不能再陪你驰骋沙场,还命不久矣,拖着一副残躯在这金陵城中将你拉进一池浑水,争权夺利,步步杀机?他要怎么说出口,他对梅岭一役至今心怀恐惧,冤魂日夜纠缠,让他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只是面目全非所以认了所有人偏偏瞒着我,让我至死也不知道其实我还有机会,我曾有机会再见小殊一面?只是你明知我心意却要我用你的心活下去,让我生不如死?林殊,林殊!”萧景琰的眼圈泛红,他实在难以自控。


  “景琰...我身中火寒毒,是真的无药可救...我活不久了,景琰。”梅长苏看他一副马上就要崩溃的样子,知道再瞒也没什么意义,干脆全盘托出,至于景琰知道他的心思之后会怎么想,就,就随他去吧...反正他也拗不过我。“换心之法有诸多难处,换心之人几乎都会性情大变,琅琊阁先人记载,换心似乎也会换魂...景琰,这世上再找不出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我不会害你,而且...景琰,我想陪着你。梅岭之后已经这么久了,我好转之后去看过阵亡将士的亲人,虽然苦,但是他们都过下去了,也在淡忘逝去之人...景琰,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只要一想到你会忘了我,会没有我的陪伴活下去,我,我就恨!”

 “ 若不是萧选,我该和你一起长大一起驰骋疆场,盖相邻的府邸,一辈子都在一起的!而不是我被冤魂日夜索命,你被父皇日夜猜忌,双双不得善终。景琰,我还没活够,我还想要陪着你过一辈子,我要洗刷赤焰军的冤屈,要和你白头偕老。”梅长苏的脸终于扭曲起来,不再是从容冷淡的模样,咬牙切齿地看起来倒是有点像昔日的林殊了。

  “但我做不到了,所以我扶你登基,我为你挑太子妃,我把心换给你,景琰,永远也别想忘了我。我会陪着你,到你死的那天。”


我就只是想写最后一句而已...打字好累...OOC得不忍直视,但是就是觉得这样有恃无恐的病娇酥胸很带感,虽然这么一看好像很欠打...

写到一半其实最尴尬的是他们俩就这么开始互诉衷肠了,霓凰、蒙挚、静妃还在呢...一脸懵逼啊他们,被强行喂了好大一口狗粮

评论(4)
热度(5)

© 〒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