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蹶不振,迎头痛击,大梦初醒,咸鱼翻身,还是咸鱼

【绿火】红发的他(中篇)

安魂夫人的鹅毛笔:

*NBA & 黑篮合作企划设定,绿衫军小绿X公牛火




*虽然跟设定其实好像也没多大关系………………




*感谢闲情成分复杂の某贴,让我重燃绿火的JI情








在听到绿间真太郎没头没尾的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火神的第一反应理所应当的是愣住了。绿间看到他不断搅拌的手停了下来,一直盯着玻璃皿的眼睛也抬了起来,呆愣愣的看向了绿间。


 


“你……真发烧了吧?还是在开什么我听不懂的玩笑?”还是一副傻呆呆的表情,让人看了就很想捉弄一下。可惜绿间现在没什么捉弄人的心情,他走到了火神的料理台前,两只手撑在台子上,扬起脸用居高临下的表情看着火神。


 


“说什么傻话,我可没有开玩笑的闲心。”


 


“等等、、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命运的羁绊?那是什么东西啊首先?”


 


  绿间推了推眼镜,昂然道:“是能够让我忘记天命的存在、只能快意一搏的,唯一的对象。”


 


  火神莫名其妙的眨着眼睛,喃喃的重复着:“唯一的对象………………???”


 


  然后那双闪亮得像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突然流露出恍然的神色,又瞬间被满满的惊讶占据。


 


“你、、你你你……………………你是这么看待我的吗…………?这不会是什么恶劣的玩笑吧啊???”


 


“都说了,我没有什么开玩笑的闲心,而且对你开玩笑也一点都不有趣。”绿间不耐的抱着手臂重重吐了口气,“没错——虽然是今天才发现,之前也没有对你说过,不过没错,我就是这么看待你的哟。”


 


  火神还是这么一副惊讶到瞳孔缩小的反应,然后突然间红了脸,似乎有些困扰的抓了抓脑袋。


 


“………………我现在还没办法给你回应,我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你让我想想吧。”


 


  要想想吗……绿间倒也能理解。和自己不同,火神在之前的人生中对天命、人事这一类东西毫无概念,突然间跟他说要他成为绿间命运的羁绊、和绿间的命运丝缕相缠,以火神这样贫瘠的大脑,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的。绿间自认为善解人意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要快点给我答复哟。”


 


“……你别催我啦!这种事情难道不该考虑清楚吗?不然对你也很失礼吧!”


 


“难得你还有斯文人才会有的思维方式呢。”


 


“…………你想吵架啊——别说那么多废话了,把这个喝了。”


 


  火神从头发丝到耳朵后面都红得一塌糊涂,但仍然手不抖腕不颤的给绿间盛了一碗蜜炼姜茶,然后看了看雨势稍微转小了的天空。


 


“怎么办?你回去吗?我不知道从这里到你家的末班车是几点。”


 


  绿间喝了一口芳香的蜜色甜汤——很烫,但又甜又暖,驱寒的效果好到不可思议。“回去吧。我的手机也淋湿了,没办法联络家人,他们会担心。而且才对你提了要求,又要在你家留宿,会显得我脸皮很厚。”


 


  绿间觉得自己说的都是非常实际、直来直去的想法,然而火神听了之后就脸涨得通红、张口结舌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连话都不会说了,十足的笨蛋表情。


 


“你这个人…………!你这…………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我真是………………简直像以前从来没认识过你一样……………………”


 


“莫名其妙,”绿间不动如山的喝着姜茶,“你本来又有多了解我?以你的脑容量,很了解才是不可能的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单细胞生物的哟。”


 


“你这个家伙……………………”


 


“嘛,我可没在你面前隐瞒什么哟,倒不如说和你对上的话,我也并没有什么隐瞒的余裕。”绿间难得的实事求是评价起自己来,“只是一般人都不会只有一面,你所知道的只是比赛中的我而已。既然要和你发展出这以外的关系,你自然也就会知道比赛之外的我了。虽然和你不同,但我也并不是多么复杂的人。因为你很认真,所以即使是个笨蛋,也一定能了解所有的我。”


 


  光看表情就知道火神这副放空一样的脸一定是在拼命运转他那颗贫瘠的大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低下头,继续处理着玻璃皿中的食物——这次不是搅拌了,而是用筷子杂乱无章的在玻璃皿里戳戳捣捣,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跟你说话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耳朵尖都红透了啊…………真笨。绿间心想。虽然并没有在这里留宿但绿间觉得今天的自己脸皮倒是已经够厚的了,擅自把自己的问题扔给长期相持的对手,寻求对手长久、甚至很可能要持续一生的协助,绿间心想自己怎么就对火神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呢?是因为被那位不知是否存在的婆婆影响了?还是因为他内心里毕竟还是认为火神是个可以拜托的对象?明明是被对手莫名其妙的拜托了,但认真的为了别人的事情困扰着,却完全没想过要置之不理,绿间心想自己其实一直都认为火神是个可以拜托的对象,而正因如此才从不去拜托对方,而是希望自己被对方拜托。


 


……嗯?等等?这是什么逻辑?绿间皱着眉头觉得自己脑容量好像有点缩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火神这个笨蛋影响的。脑袋有时候转得比赤司还快的搭档明显察觉到了绿间与平时不太相同的状态,问了之后绿间向高尾做出了解释,没想到对方不仅重点全错,还惊天动地的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高尾,你是终于被菠萝砸得脑袋坏掉了吗?”


 


“小真你……小真你…………”高尾和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又被一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取代。


 


  绿间推了推眼镜,不想理他,直接转身就走。走了好一截才传来身后高尾急急忙忙赶上来的脚步声和气都喘不匀的哼哧,绿间在心里哼了好几声,到底还是放慢了脚步等那脑袋坏掉的家伙把气喘匀了。


 


“小真你真的…………真的跟火神说了那种话?‘命运的羁绊’什么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火神居然没有被你吓死过去?”


 


“只是吓得半死而已哟。”


 


“真可怜啊火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绿间终于忍无可忍的停下了脚步,怒气冲冲的转身看着鼻涕眼泪都笑了出来的高尾。“我是在问你我的逻辑是不是哪里没捋顺,没有问你火神是不是可怜。你没意见的话就快点走开,别在我旁边笑,很吵哟。”


 


“因为怎么看都是火神那边比较引人注目啊,他一定以为你是想要和他交往、对他表白来着,然后被吓了个魂不附体吧。”


 


“表白……?交往……?”绿间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般人都会这么认为吧!听到什么‘命运的羁绊’啦、‘唯一的对象’啦之类的话,就算认为是求婚也没什么不妥啊,你是要和人家命运相托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惜这时候高尾没有用拍摄设备记录下现在的绿间,不然一定能用这吃屎一样的表情取笑绿间一辈子。完全表错了意的奇迹的神射手绿间真太郎绿着一张脸,开始考虑应该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你还是去跟他说清楚吧,火神被你说了这种话肯定满脑子黑人问号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怜了!!!”


 


“满脑子黑人问号哪里可怜了。”


 


“因为那家伙是会真的操心的人啊,”高尾像算命先生一样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眼神却认真,“肯定会很困扰的吧,说不定就绕啊绕啊把自己给绕晕了。”


 


  绿间无言以对。第二天他就把那天火神借给他的伞带了来,打算放学之后去诚凛还给他,顺便跟他把自己的意图说清楚。没想到到了诚凛却没有找到火神的身影,虽然笑着但表情像是要吃人的诚凛队长表示有些小鬼现在是长本事了,有了后辈了就觉得自己可以翘训练了吗。


 


“火神翘了训练吗?”跟过来的高尾顶着日向顺平杀人一样的压迫力勇敢发问。


 


“还有黑子……真是的,现在的小鬼啊,明天要给他们加什么样的训练才好呢……”


 


  绿间和高尾战战兢兢的离开了诚凛,然后在高尾的提示下,绿间给和火神一起翘了训练的黑子打了电话。


 


“绿间君?”电话没响几声就被接通了,黑子的声音显得有些意外,但同样让绿间感到意外的是那边还传来了熟悉的女性声音。


 


“是小绿吗?好难得啊!原来小绿会和哲君联系的呀~”


 


  居然是桃井五月。虽然桃井从国中的时候就一直喜欢黑子,但据绿间所知黑子对桃井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不过还没有时间让绿间觉得惊讶,黑子的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


 


“并不,平时我和绿间君也是没什么联系的,我也很意外绿间君会给我打电话。”


 


“我也很意外你会和桃井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打篮球而已。”


 


  我们?打篮球?绿间愣了一下,电话那端确实隐约传来了篮球和地面相互碰撞的声音。但现在黑子和桃井都凑在一起接电话,那么正在打篮球的是……


 


“因为火神君这两天训练的状态不太好,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说,只说‘是自己需要思考的事’,我觉得应该给他比较大的刺激让他回回神,所以联络了桃井小姐,想说让火神君和青峰君来打打街篮。”


 


“……你们在哪里?”


 


“哎?哦,在我们学校和桐皇高校之间的那座体育馆外面。绿间君……”


 


“我现在过来。”


 


  然后绿间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说呢?这种微妙的不爽绿间以前并没有感受到过。火神状态的不稳显然是和绿间有关,而作为火神搭档的黑子在察觉了他状态不稳之后,采取的行动是组织火神和青峰打一场街球。其实站在毫不知情的黑子的角度来看,他采取的行动并没有什么问题,青峰大辉是奇迹的时代最强的得分机器,和火神恰好对位,类型上也是几乎一致的选手,让青峰来和火神一对一较量的确是唤起火神作为篮球选手本能的最简单有效的手段。但是对于绿间来说,明明火神的问题是因绿间而起,不明真相的黑子却去找了其他人来试图解决,虽然在理智上绿间明白青峰可能是解决问题的“直接答案”,但他仍然在为黑子没有找绿间自己来解决而不爽。


 


  火神的问题应该由我来解决。当这个结论在绿间的大脑中浮现的时候,回过神来的绿间真太郎有些吃惊。他不知道这想法究竟从何而来,但他的确想到了以前自己就曾经不止一次向火神施以援手,所以那个笨蛋的问题找我来解决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他会产生这种想法,就已经不属于“理所应当”的范畴内了。绿间真太郎停下了脚步,目的地就在前方。黄昏的室外球场周围已经聚集了一些人在围观,球场上高校联赛的最强和至高的对决吸引的不只有黑子和桃井的视线。


 


  尽管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但青峰和火神之间的对决确实是火星撞地球般激烈精彩。鬼魅般狂野的青峰和压迫力十足的火神,谁都不会让着谁,但在这样无关集体荣誉的对决中,青峰是不会落败的。


 


“再来一球!再来一球!”


 


  火神也是不会服输的,像个笨蛋一样。观战的绿间已经发现了火神无法取胜的问题,而置身于战局之中的青峰当然也不会毫无觉察。


 


“我是无所谓啊,反正无论打多少球都一样是我打爆你。”


 


“哈?!”


 


“你因为知道中投会被我盖掉所以一直想拉杆上篮吧,但是你虽然高度够高,空中可没有我灵活,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篮我都有办法盖掉你。”


 


“……欸???”


 


“你这白痴,不知不觉间跟着我的节奏走了吧。你要是没办法用你自己的节奏把我给带乱,你就永远都没办法赢过我。”


 


  青峰走到了场边去喝水,留火神一个人在场上发呆。那副表情是绿间看到过不止一次的,因为突如其来的惊讶和思考而显露出放空一切的表情,这时候的火神一定是在拼命思考青峰的话,在脑内回放着之前的对抗中那点点滴滴的细节动作和变化,绿间已经对这样的火神很熟悉了,他只是没想到除了自己之外,原来青峰也会对火神悉心教导。


 


……竟然不是只有自己吗?黄濑和紫原先不去考虑,那么赤司呢?难道赤司也会教导这家伙吗?


 


  这些人,原来都看到过这家伙呆头呆脑的这副蠢样吗?


 


  绿间的脸沉了下来。


 


“好啦,这球看上去打完啦,小真你正好趁现在去跟火神……喂!小真你没有拿伞哎!小真?”


 


  绿间一边向场内走去,一边将身上的校服外套扯下,随手丢在地上;手指上缠得仔细的绷带也解掉,随手丢在地上。他本来不是会做出这种有违公德的事情的人,但现在他没有余裕去计较这些有的没的,他解开袖口的扣子,将衣袖平整的向上卷起。正在发呆的火神没有注意到他的接近,倒是场边的黑子、青峰和桃井讶异于绿间的到来和他的举动,叫出了他的名字。


 


  然后火神反应过来,只看了绿间一眼,耳朵就变得通红。


 


“你、、你你你你你……………………我还没有想好呢!别催我!!!”


 


  场边传来了高尾嗤笑出声的声音。绿间没有去理会,只是像那天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火神。


 


“你这笨蛋。”


 


“哈?!”


 


“搞不懂、想不通的话就来问我好了,自己一个人像个白痴一样在那里想破头也是没有用的哟。”


 


“你这混蛋…………都是你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啊喂!很危险的啊!!”


 


  绿间毫不客气的把篮球照着火神的脸扔了过去,虽然看上去有些危险,但这种球火神当然没有接不住的可能。


 


“和以前一样,十球定胜负,十球打平就金球决胜。”


 


“啊?啥胜负?”


 


“我赢了的话,你就答应我的要求;你赢了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这什么胡来的解决办法啊!没人用篮球来决定这种事的吧!”


 


“很奇怪吗?”绿间推了推眼镜,“你我都是视篮球为生命、把篮球当做人生目标的吧。”


 


“这是没错啊。”


 


“那么用篮球来决定命运不是很合理吗?你有什么异议?”


 


“欸???”


 


  明显是歪理邪说。但绿间不打算给火神仔细思考的时间。“别说废话了,开打吧,让你先手攻。”


 


  火神是天生的选手,一进入赛场和胜负中他就能抛开所有杂念,眼神也变得坚定了起来。绿间知道他在想什么,刚才和青峰的那一战火神还没有完全消化,脑子里还残留着青峰教给他的东西。虽然有点不爽,但青峰教给他的是货真价实的战术技巧和心理,绿间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模仿起了青峰的打法。虽然他和青峰位置并不相同,技术特点也差异很大,更没有像黄濑那样神乎其神的模仿技巧,但绿间很清楚这时的火神需要怎样打法的人来做对手,才能细细琢磨刚才青峰教给他的东西,于是绿间充当起了这样的对手,开始了和火神的较量。


 


  最终的结果是6: 4,绿间胜得很险。毕竟是他不熟悉的打法,比赛胶着的时候连绿间自己都不确定能不能取得胜利。但相应的,火神也是在利用这场较量琢磨消化学到的东西,加上刚才和青峰打了一场,要说尽力,两个人都没有发挥到最佳,虽然这依然是一场让围观的人群屏息凝神、呐喊叫好,也让较量中的人血脉贲张、无力收手的比赛。


 


  但,输赢就是输赢。绿间在赛前定下了赌约,得到了结果。虽然这结果和他过来找火神的本意相去甚远,但现在他很确定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我赢了。”他这样向火神宣告。红发的男生挠了挠头,深红的发尾滴着汗,夕阳下整个人都湿漉漉的,闪闪发光。


 


“……哦,那就这样吧。”


 


  绿间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晕头转向的神情,最终还是心软的叹了口气:“我可没有逼迫你的打算哟。你要是觉得困扰,直接拒绝就可以了。”


 


“该说困扰吗…………”火神把脑袋歪了过来,认真的思考着什么的样子真的很呆。“我倒没想过拒绝,我就是搞不清楚要做些什么。”


 


  没想过……拒绝?这回轮到绿间反应不过来了。对他来说,和我交往的提议是不需要拒绝的吗?明明在那之前显然有更多更基本的东西要考虑,但火神考虑却仅仅是和我交往要做什么这种事?


 


“喂!平时嘴巴那么坏,偏偏这种时候倒是不讲话了吗!什么意思啊!”


 


  绿间看着他笑了。这里没有镜子,绿间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也不知道火神为什么在绿间对他笑了之后突然爆红得像蒸熟的大闸蟹那样。


 


“不需要你做什么。”绿间这样对火神说。


 


“欸?啥都不用做吗?”


 


“不用,”绿间向场边那群人瞥了一眼,“只有一点,我刚才也说了的。有什么搞不懂、想不通的话,就来问我好了,无论是什么事,都可以拿来问我。一个人白痴一样想破脑袋也没有用,还会给身边的人添麻烦的哟。”


 


“就……这样?”


 


“就这样。”绿间肯定道。


 


  论头脑我比你聪明,学习成绩我也比你好,对于人生我更加严谨,对于篮球我更加理性思考。所以如果你的问题想不通,就交给我来想就好了。不需要麻烦其他人,你这副脑袋大喘气的蠢样也不需要给别人看见。


 


“哎,那我刚刚才想到一个问题!我是不是既能问你功课,又能跟你打球啊???”


 


“那是当然的哟。”


 


“哈!那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刚才还一脸蠢样,现在就高兴得像是要飞起来,虽说高兴也还是一脸蠢样。火神兴高采烈的用脏兮兮的手在绿间胳膊上拍了两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什么决定,或者被连蒙带骗的做出了什么决定,虽说事情的发展也并不出于绿间的计划。


 


  兴高采烈的红发男生转着篮球走到场边和黑子他们说了什么,绿间没有听见,他只听见火神回过头来对他扬声说“那再联络!”然后就一溜烟的跑开了,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黑子、青峰和桃井。


 


“什么呀?小绿和火火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原来是因为绿间君吗?火神君没有告诉我,不然我就直接联络绿间君问清楚了……”


 


  而高尾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地球爆炸一样的目瞪口呆了。


 


“……………………怎么觉得…………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小真你都干了些啥?????”


 


  绿间真太郎轻蔑的哼了一声,觉得现在的自己身高一定超过了紫原,完全可以在气势上俯视他。


 


“黑子,”他转头看向懵着脸的前队友,“以后火神如果有了什么问题,或者麻烦,你都直接联络我就好了。”


 


“欸?”


 


“那家伙是我‘命运的羁绊’,要由我来看着才行。”


 


“命运的羁绊?那是什么东西啊?小绿你怎么变得跟阿大一样奇怪了?”


 


“我才没有说过那种话!五月你是笨蛋吗!!”


 


“绿间君……”黑子难得的有些犯结巴,“你是做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做,”绿间摇了摇头,走开去捡还被他扔在地上的外套。


 


“我和火神交往了。”


 


  他拎起外套,居高临下的回头看了看留在原地一脸目瞪口呆的朋友们。虽然表情没什么动摇,但对朋友们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的绿间突然就明白了火神那种高兴得像是要飞起来一样的感觉,脚步轻飘飘的,好像伸手就能够到天际。



评论
热度(45)
  1. 〒_〒安魂夫人的鹅毛笔 转载了此文字

© 〒_〒 | Powered by LOFTER